解缙《春雨杂述》 _书论_赛大家集字书法字典 365体育投注 span_体育投注bet 365_365体育投注体育投注网址
解缙《春雨杂述》

春雨杂述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学书法

  学书之法,非口传心授,不得其精。大要须临古人墨迹,布置间架, 捏破管,书破纸,方有功夫。张芝临池学书。池水尽墨。钟丞相入抱犊 山十年,木石尽黑。赵子昂国公十年不下楼。巙子山平章每日坐衙罢, 写一千字才进膳。唐太宗皇帝简板马上字,夜半起把烛学《兰亭记》。 大字须藏间架,古人以箒濡水,学书于砌,或书于几,几石皆陷。

  草书评

  学书以沉着顿挫为体,以变化牵掣为用,二者不可缺一。若专 事一偏,便非至论。如鲁公之沉着,何尝不嘉?怀素之飞动,多有 意趣。世之小子谓鲁公不如怀素,是东坡所谓“尝梦见王右军脚汗 气”耶!

  评书

  学书之法,非口传心授,不得其门。故自羲、献而下,世无善 书者。惟智永能寤寐家法,书学中兴,至唐而盛。宋家三百年,惟 苏、米庶几。元惟赵子昂一人。皆师资,所以绝出流辈。吾中间亦 稍闻笔法于詹希原,惜乎工夫未及,草草度时,诚切自愧赧耳。永 乐丙戌六月十八日书。

  书学详说

  书肇于庖牺,笔墨纸研,皆世古用,后世异其制尔。《书》称 作会,纪于太常,非可以力削为。而《诗》称彤管,知非始于蒙恬 也。三者仿此。今书之美自钟、王,其功在执笔用笔。

  执之法,虚圆正紧,又曰浅而坚,谓拨镫,令其和畅,勿使拘 挛。真书去毫端二寸,行三寸,草四寸。掣三分,而一分着纸,势 则有铁,掣一分,而三分着纸,势则不足。此其要也。而擫捺、钩 揭、抵拒、导送,指法亦备。其曰擫者,大指当微侧,以甲肉际当 管傍则善。而又曰力以中驻,中笔之法,中指主钩,用力全在于是。 又有扳罾法,食指拄上,甚至而奇健。撮管法,撮聚管瑞,草书便; 提笔法,提挈其笔,署书宜,此执笔之功也。

  若夫用笔,毫厘锋颖之间,顿挫之,郁屈之,周而折之,抑而 扬之,藏而出之,垂而缩之,往而复之,逆而顺之,下而上之,袭 而掩之,盘旋之,踊跃之,沥之使之入,衄之使之凝,染之如穿, 按之如扫,注之趯之,擢之指之,挥之掉之,提之拂之,空中坠之, 架虚抢之,穷深掣之,收而纵之,蛰而伸之,淋之浸淫之使之茂, 卷之蹙之,雕而琢之使之密,覆之削之使之莹,鼓之舞之使之奇。 喜而舒之,如见佳丽,如远行客过故乡,发其怡;怒而夺激之, 如抚剑戟,操戈矛,介万骑而驰之也,发其壮。哀而思也,低回 戚促,登高吊古,慨然叹息之声;乐而融之,而梦华胥之游,听 钧天之乐,与其箪瓢陋巷之乐之意也。

  是其一字之中,皆其心推之,有絜矩之道也,而其一篇之中, 可无絜矩之道乎?上字之于下字,左行之于右行,横斜疏密,各 有攸当。上下连延,左右顾瞩,八面四方,有如布阵;纷纷纭纭, 斗乱而不乱,浑浑沌沌,形圆而不可破。昔右军之叙《兰亭》, 字既尽美,尤善布置,所谓增一分太长,亏一分太短。鱼鬣鸟翅, 花须蝶芒,油然粲然,各止其所。纵横曲折,无不如意,毫发之 间,直无遗憾。近时惟赵文敏公深得其旨,而詹逸庵之于署书亦 然。今欲增减其一分,易置其一笔、一点、一画,一毫发高下之 间,阔隘偶殊,妍丑迥异。学者当视其精微得之。是以统而论之: 一字之中,虽欲皆善,而必有一点、画、钩、剔、披、拂主之, 如美石之韫良玉,使人玩绎,不可名言;一篇之中,虽欲皆善, 必有一二字登峰造极,如鱼、鸟之有麟、凤以为之主,使人玩绎, 不可名言:此钟、王之法所以为尽善尽美也。

  且其遗迹偶然之作,枯燥重湿,浓淡相间,益不经意肆笔为 之,适符天巧,奇妙出焉。此不可以强为,亦不可以强学,惟日 日临名书,无恡纸笔,工夫精熟,久乃自然。言虽近易,实为要 旨。先仪骨体,后尽精神。有肤有血,有力有筋。其血其肤,侧 锋内外之际;其力其筋,毫发生成之妙。丝来线去,脉络分明。 描搨为先,傍摹次之。双钩映拟,功不可阙。对之仿之,如灯取 影;填之补之,如鉴照形;合之符之,如瑞之于瑁也;比而似之, 如睨伐柯;察而象之,详视而默记之,如七十子之学孔子也。愈 近而愈未近,愈至而愈未至,切磋之,琢磨之,治之已精,益求 其精,一旦豁然贯通焉,忘情笔墨之间,和调心手之用,不知物 我之有间,体合造化而生成之也,而后为能学书之至尔。此余所 以为书之详说也。

  书学传授

  书自蔡中郎邕,字伯喈,于嵩山石室中得八角垂芒之秘,遂为书家授受之祖。后传崔瑗子玉,韦诞仲将,及其女琰文姬。姬传锺繇元常,魏相国。元常初与关枇把学书抱犊山, 师曹喜、刘得升,后得韦诞塚所藏书,遂过于师,无以为比。繇传庾征西翼,卫夫人李氏,及 其犹子会。卫夫人传晋右将军王羲之逸少。逸少世有书学,先于其父枕中窥见秘奥,与征 西相师友,晚入中州,师《新众碑》,隶兼崔、蔡,草并杜、张,真集韦、锺、章齐皇、索。润色古今,典午之兴;登峰造极,书家之盛。若张丞相华,嵇侍中康,山吏部涛,阮步兵籍,向侍中 秀辈,翰墨奇秀,皆非其匹。故庾征西始疑而终服,谢太傅得片纸而宝藏。冠绝古今,不可尚已。右军传子若孙,及郄超、谢□(左“月”右“出”)等,而大令献之独擅厥美。大令传甥羊欣。羊欣传王 僧虔。僧虔传萧于云、阮研、孔琳之。子云传隋永欣师智永。智永传唐虞永兴世南伯施。 伯施传欧阳率更询,本褚河南遂良登善。登善传薛少保稷嗣通。是为贞观四家。而孙虔 礼过庭独以草法为世所赏。少保传李北海邕,与贺监知章同鸣开元之间。率更传陆长史 柬之。柬之传犹子彦远。彦远传张长史旭。旭传颜平原真卿、李翰林白、徐会稽浩。真卿 传柳公权京兆、零陵僧怀素藏真、邬彤、韦玩、崔邈、张从申,以至杨凝式。凝式传于南唐韩 熙载、徐铉兄弟。宋兴,李西台建中,周膳部越皆知名家,苏舜钦、薛绍彭继之,以逮南渡。 小米传其家法,盛行于世。王庭筠以南宫之甥,擅名于金,传子澹游,至张天锡。元初鲜于 枢伯机得之。独吴兴赵文敏公孟頫始事张即之,得南宫之传。而天资英迈,积学功深,尽 掩前人,超入魏、晋,当时翕然师之。康里平章子山得其奇伟,浦城杨翰林仲弘得其雅健, 清江范文白公得其洒落,仲穆造其纯和。及门之徒惟桐江俞和子中以书鸣洪武初,后进犹 及见之。子山在南台时,临川危太朴、饶介之得其传授,而太朴以教宋璲仲珩、杜环叔循、 詹希元孟举。孟举少亲受业子山之门,介之以教宋克仲温。而在至正初,揭文安公亦以楷 法得名,传其子汯,其孙枢在洪武中仕为中书舍人,与仲珩、叔循声名相埒云。

  饶介,字介之,号醉翁、华盖山樵、浮丘公童子,亦曰介叟,临川人,游建康,丁仲容婿畜之。后卒于姑苏,时岁丁未。

  宋范字仲温,一字克温,吴郡人。卒官凤翔府同知,时洪武丁卯。

  宋璲字仲珩,金华人,太史潜溪公仲子,仕止中书舍人,卒于洪武辛酉。

  俞和字子中,号紫芝山憔。桐江人,寓居钱塘。洪武以布衣卒,年八十馀。

  杜环字叔循,庐陵人,官水部员外郎。卒时洪武戊辰。

  詹希元后吏名希原,字孟举。新安人。号逸庵、丙寅讷叟。幼从父官胜国,至洪武初为 铸印副使,后卒官中书舍人。

  胡布字子中,旴江人,得书法于宋克。一云,或谓与克同受学绍兴老僧云。 揭枢字平仲,丰城人。

[评点]解缙(1369年—1415年),明学术家、书法家。字大绅,吉水(今属江西)人。二十岁举进士,上万言书批评明太祖,罢官八年。议论无所顾虑,为人所忌,后于狱中遇害。永乐初任翰林学士时,曾主持纂修《永乐大典》,很受成祖重视。着有《文毅集》、《春雨杂述》。
  《春雨杂述》摘自《丛书集成初编》。其中论述书法的有“学书法”、“草书评”、“评书”、“书学详说”、“书学传授”等部分。 (2006年7月24日校)